马政府连任后,从中央到地方,从首长到民代,弊案连环爆,比诸前总统李登辉与陈水扁执政末期,有人认为这是连任政府的末日景象,不管马英九总统再怎幺高喊清廉执政,徒子众孙们依旧不忘在最后三、四年能捞则捞;然而,揆诸弊案当事人的涉案情节,其实大多发生在马英九连任选举之前,只要有利益就有人敢于铤而走险,马总统以「创巨痛深」向国人致歉的同时,不能不检讨,身为党主席的这几年来,「贪」字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国民党,未来不知道还会再爆出什幺大案。

从林益世案、李朝卿案到赖素如案,虽未定谳,但根据检方侦办的情节分析,可以发现,工程绑标、围标,乃至围事,几成牢不可破的工程建设「江湖规矩」,林益世早在出任行政院祕书长之前就明目张胆开口索贿,只因为他是国会党鞭,又予外界他是马英九眼前的红人之一的印象,拥有政策、人事,甚至工程建议权;李朝卿身为民选父母官,大小救灾复建工程,每个案件都有价码,就个案来说金额都不大,简直像是围事的「规费」,地方从上游到下游包商似也习以为常;党主席在上头高举清廉旗帜,恰好成为下头分享利益的屏蔽。

赖素如会捲入太极双星弊案,更是跌破众人眼镜。第一,她是律师,林益世涉入弊案时,第一时间,她是辩护律师,然而在看过卷证后,即主动要求解除委任,面对可能的贪腐疑云,她表现的沉痛,让人记忆犹新;第二,她是党主席办公室主任,马英九对清廉的高标準要求,别人或许难以体会,曾担任马英九辩护律师的赖素如不可能不懂;第三,虽然她身为市议员,难免有选民服务的请託事项,但政治献金不能有对价关係、期约关係,选民服务不能标定行情价码,法律出身的人怎幺可能不知道呢。

太极双星是个空壳公司,早有争议,偏偏事主还是赖素如选举期间的金主之一,当然,如果没有后续情节,弊案未必沾得到赖素如身上,然而,赖本人已坦言收了一百万的「政治献金」,但该案流标后旋即退回款项,难道她认为这样就没事了吗?第一,赖收受这一百万的时间不在《政治献金法》规定的市议员选举前八个月期间;第二,赖亦并未如实申报;第三,流标后退回,岂非坐实这笔钱与市府双子星标案有对价或期约关係?

双子星案係台北市政府标举的十大重点工程,但从三家主要竞标厂商的背景分析,太极双星挂名的负责人,多半是市府(捷运局)前官员,在出事前市府官员都还公开出面为其背书,而另外两家公司的成员里头,则不是国民党现任中常委,就是前任中常委,这凸显了一个大问题:北市府重大工程建设若没有足够来头的「门神」作后盾,是否就标之不易?依此招标模式,能不落入弊案者几希。其实,类似情节在地方政府的标案也屡见不鲜,投标者不是找党政红人就是找首长亲友当招牌;由此可知,地方政府工程招标同样沉痾难治。从中央到地方,官场文化错乱至此,积非成是、习以为常,不法之事要弊绝风清,难矣。

这些工程弊案都仍在侦查中,特别是太极双星已属流标之未遂案,迄今仅赖素如一介民代在押,其他官商不是饬回就是交保,最后能否以入罪定谳,还要看司法审判结果;唯蓝绿都无法逃避政风与检调的侦办,不能不说是司法独立的一大作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检调侦办上述案件,都经过一段时间的监控,在马政府连任后这一年开始连环引爆,回顾扁朝相关案情也是如此,是否係因检察官刻意在高层连任后才收网,以免后续政治力的介入,还是证据确实已接近齐全之境?不论何者,只要有弊案就得办,检调收网时间形成了所谓的「第二任症候群」,但并不表示贪渎行为现在才开始,至少从已曝光的案件看来,不法之事早就发生了。看来,「清廉执政」这四个字对蓝绿政府而言,都是严格的人性挑战。

马政府的任期还有三年多,过去曾经有过贪念或实际行动者,乃至想要动念在有限时间捞一、二油水者,要有所警觉,凡贪过必留下痕迹。工程愈是重大,利益愈是庞大,就愈是危险;即使检调没查到,落榜厂商或其他利害相关人也可能爆料,隐藏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;贪念是最大的蜘蛛网,而困住的往往正是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