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在金马奖大放异彩的新加坡小品电影《爸妈不在家》,最后拿下最佳影片、最佳新导演等奖之后,证明了在金马50周年的历史里,华人影视文化的竞赛中,不再只是着眼于台港中三地。虽然金马奖早就开放各地华人或是华语影视作品报名,但真正能获大奖的作品,要从「非」台港中三地出线的机会,还真是罕见。换句话说,星马地区的华语作品在人文风情中的蜕变与进化,绝对指日可待。

归国学子带回洋女婿

今年马来西亚的贺岁卖座大片《一路有你》叙述一个山间小乡镇里的留学女学生美蓉(尤凤音饰)多年后回家,带了个老外回来当老公,希望得到感情早已疏远的父亲祝福。就这样藉由父亲要发囍帖给昔日友人的过程中,洋女婿与丈人伯从相互排斥,语言又不通的前提,慢慢地发展出默契与和解之道。

《一路有你》彷彿是《海角七号》穿上《不老骑士》+《练习曲》的外衣,从本土色彩开始,谈论马来西亚独特的多种族融合议题,透过片中这位父亲坚持亲送囍帖的态度,让观众看到日渐消逝的人情味。

送囍帖送成公路旅行

一如片中洋女婿听到竟然要亲送囍帖时的意外。这年头有多少人会亲送囍帖?不都是邮寄,甚至是电子邮件、手机简讯通知就好。都市人会走上冷陌距离的第一步,就是被这些便利性取代了温暖人情。看起来方便的做法,其实相对就稀释了情感厚度。

也因为藉由这场公路旅行,带我们看见马来西亚的民俗景致,佛道合一的热闹盛况与海天一线的自然美景相互辉映。福建话与广东话以及马来语跟普通话、英语等语言相互联姻通婚,产生了诸多语言「混搭」趣味。

这也是星马地区让台湾观众备感亲切的原因之一,光听他们如何在台语之中加上其他语言或方言,还真是创意十足。对于他们来说,人们之间并未因为语言产生沟通障碍(少数无法以英语交谈),多元种族之间的互动,充满了许多意外火花。

多种族冲突点到为止

当然编导只选择处理了一小部分种族冲突,轻轻拿起,悄悄放下。否则马来人与华人、印度人之间的阶级纷争,都是马来西亚当代不可避免的政治问题。所以也只经过众人合力编织了个巨大热气球当成梦想蓝图,点到为止,这故事谈论的中心主旨:「爱需要谅解也需要妥协」,是一个普世道理。每一个世代都有各自无能为力的苦衷,也因此产生了需要被认同的寂寞。故事里的那对父女,父亲因为生活压力而不得不把女儿送到英国,女儿则因为父亲疏远而产生怨怼,女儿回国之后,对故乡最有情感的,也就只剩下当年父母带她去过的海边。父亲帮女儿生日煮的那碗麵线,更是对断裂亲情的一种弥补。两个人都从记忆里寻找温暖公约数,算是这片的动人写照。

过去星马地区的作品,大部分笑料建立在语言变形趣味之上,庶民色彩强烈的诙谐表演,某种程度不像台湾电影里总布满挞伐社会的隐喻,于是对星马作品总忍不住产生内心优越感。如今看到《一路有你》这种通俗间还能兼顾人文的作品,就知道台湾再不急起直追,通俗语言恐怕会成为观众与作品之间最遥远的距离。

(中国时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