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年4月教育局例行性超额教师作业,被教师们称为「恐怖超额月」,在少子化及年金案未定的双重冲击下,教师人心惶惶,高雄市教育产业工会为教师抱屈,质疑「桃园、台中能,为何高雄不能?教育是不是高雄心中最软的那一块?」教育局则说,已有「减班不减师」措施因应,不必惊慌。

不敢结婚不敢生

工会组织部主任林孟楷抨击现行超额作业,导致许多教师离乡百里、论及婚嫁不敢结婚、夫妻被迫分离,每年4月将届,各校教师人心浮动,不能安心教学。

他以105学年度国中超额教师为例,一位论及婚嫁老师,3年内被两度超额,被调至距原校100公里外的偏乡,原订的结婚时程也被迫搁置;另对国中偏乡教师,从山上调至80公里外海边学校,夫妻因分居两地,怀孕生子计画也紧急喊停。

编制不改师难安

今年又因年金改革不确定,许多预约退休的教师都不退了,林说,超额教师可递补的缺也更少,今年将有近30名超额教师面临失业。他感慨桃园、台中都能改编制解决问题,为何高雄不能?

教育局则要教师们安心,因改编制所需经费庞大,无法完全解决超额教师问题;採「减班不减师」措施,包括教师留职停薪缺额,不聘任代理教师,供超额教师暂留原校,行政人员减授课节数集结计算,转换为可供超额教师留任原校人数,绝不会因超额而发生资遣。

教局承诺不资遣

教育局说自106学年度起将改变超额介聘作业办理方式,由3阶段改为2阶段,超额教师第1阶段得不选填偏远及特偏地区学校,于第2阶段介聘他校仍保障3年免超额,除自愿者外。

至于退休教师人数可能因年金案而缩水影响员额,教育局说,事属个人权益,不确定因素大,要到8月才能明朗。

(中国时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