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」用这句古谚形容孔子在近代中国面临的磨难与遭遇,应是妥切的描述。文革时期,孔子在天安门广场被打成「林彪同路人」,时移势易,孔子雕像竟与毛泽东画像,隔街相望;这究竟是政治图腾或文化现象?各方议论纷纷。

矗立天安门广场东侧,长安大街北面的巨大孔子雕像,是今年三月底将正式对公众开放的中国「国家博物馆」艺术展示部分。虽然它是历史、文化标誌,但因坐落场所特殊,政治意涵不同,孔子雕像的出现,就被解读为:中国争夺文化话语权的展现。

对传统文化与孔子学说,两岸有不同的发展与体现。两岸文化界年初在桂林举行研讨会时,曾进行诸多论述与辩证。大陆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长许嘉璐曾说,孔子雕像重回北京,并不是两岸在争夺中华文化的「诠释权」,应是两岸「争先恐后」认同中华文化的竞争关係。

其实,从中共建政以来,天安门出现过的画像与雕像,除毛泽东、孙中山,就是共产国际四位代表: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史达林;一九八九年邓小平将马恩列史画像撤离广场后,天安门城楼的毛像,与五一重要节日出现的孙像,就成为广场上仅有政治图腾。

文革时,毛泽东说:「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皇帝,林彪骂我是秦始皇。中国历来分两派,一派讲秦始皇好,一派讲秦始皇坏。我赞成秦始皇,不赞成孔夫子!」随后,毛批发一号文件,转发江青选编的《林彪与孔孟之道》,中国随即展开「批林批孔」运动。

政治斗争演变成批孔风潮,应是文化悲剧。当年以作家巴金之名发表的《孔老二罪恶的一生》,更批判历代「反动统治阶级」将孔子《春秋》、《论语》这些「黑货」,当作统治人民的思想武器,把孔丘吹捧为圣人;其实,「孔老二是个十足的反革命老顽固」。

北京对待孔子的态度,如今已呈根本性翻转,孔子并得以从被斗臭斗垮的「反革命老顽固」翻身,并与毛泽东隔着长安大街遥遥相望。近来世界各地「孔子学院」设立,孔子雕像的落成,既是对文革历史的嘲讽,也是对传统文化卅余年来在中国处境的极大反讽。

(中国时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