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演观点──

多线叙事撞击揉合黑色幽默的电影,以拍过「三根枪管」、「偷拐抢骗」的英国导演盖瑞奇尤为知名。而大陆导演宁浩的「疯狂的石头」、「疯狂的赛车」,就内容来说,颇有向盖瑞奇致敬的意味、更融入了大陆特有的民情与文化,票房与口碑兼具。不过比起前面提到的作品,角色皆为小人物,相较之下「老子不差钱」的野心来得更大、针砭讽刺的性质也更强。

贯穿全场的「铁三角」职业,分别是房地产商、公安局副局长、市长办公室副秘书长。三人各自动用自身的关係,不只是要插手利益庞大的房地产、就连小孩子要入学,都得要无所不用其极地藉此打通关係。「老子不差钱」大胆辛辣地勾勒出大陆特有政商文化,甚至连现在大陆跟台湾都火红的名词与现象「小三」都一同入戏。就丰富性而言,故事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虽然故事有批判的意识在,但以喜剧来呈现,让本来应该偏「硬」的主题降低尖锐性、有如包裹上一层好入口的糖衣,也能吸引一般观众来看片。若是将之影像化,藉由肢体的动态动作,所表现情节里头的突梯荒谬情景,相信「笑果」也会比用文字的静态形式更加突出、令人哭笑不得。

不过倘若要拍成电影,剧情容易显得过于庞杂与混乱。

原因在于「老子不差钱」除了一些在商业与官场「向钱看齐」的主角外,还安插了许许多多性格与面貌各异的「小人物」。如一心以为自己会出头天的白眉、盲眼神算、想让儿子挤进名校的老时、经营赌场的豆哥、笨盗大强跟刀疤等等。如果就小说来「说故事」,只要节奏精準、没有篇幅的压力,自然可以细细地琢磨角色、鉅细靡遗地交代角色的过去、以作者自有的行文节奏与风格去兜拢情节;但电影毕竟有篇幅的限制,所以需要的是聚焦点、观众在短时间就能投射感情的角色。角色众多的大堆头电影,适合拍成贺岁片型、或是像是宁浩的「疯狂」系列,多线、以夸张地趣味性取胜。但「老子不差钱」同时想要兼顾的面向太广,角色多、背景殊异,势必每个角色都要分上一些篇幅,才能将其性格彰显。确实看得出作者强烈的企图心──既想要让故事有深度、也力求不失趣味性。要朝这个方向拍也未尝不可,但就故事结构,就算快节奏地剪接,120分钟也不见得能拍得完。要将「老子不差钱」改编成电影,就一定要剪裁与精鍊角色与支线情节,既然「铁三角」是主角、动不得的,就得从「小人物」着手了。

(中国时报)